◎研究發展處李明燕研究員
 

壹、 前言
傳統上社會常期待學校教育所傳授的知識與技能可學以致用,許多父母也期待子弟可藉學校教育的成果光耀門楣,此種實利的眼光對學校教育的影響甚為深遠。再加上,入學制度長期與考試緊密聯結,分數乃被許多人化約為學習成效,入學考試的命題方向也成為學校師生關注的焦點。誠然,入學試題的特色會影響學校教學的方向,但教師在教授不同年級的課程,大都有不同的教學方法。高一課程著重國中與高中的銜接,引導學生適應高中生活;高二課程則在自然組與社會組之架構下,進行分組教學,教師開始加強學科知識的傳授;升學考試的壓力直到高二升高三的暑假輔導,才正式宣告開始,也紛紛添入各種模擬考或複習考,讓高三學生熟悉未來考試的大方向。

由於高級中學課程標準是教育部以行政命令,要求學校依一定的教學科目與授課時數,安排各種課程與師資,儘管高三生活充斥著各種考試,學校行政當局仍需依照課程標準所列規定辦理相關業務;教育部亦發函給國立編譯館,請其依課程標準所列的課程目標與教材綱要,編定或審定教材;早在民國四十四年,教育部即通令各級學校入學考試命題應依據課程標準,不得超出其範圍 ,故課程標準才是左右高中教育發展的關鍵。
民國四十一年,中央政府鑑於之前的公民、國文、歷史、地理四科課程標準,尚不能與當時「反共抗俄」之基本國策及「戡亂建國教育實施綱要」密切配合,教育部特地加以修訂;並於民國四十三增訂「高級中學三民主義課程標準」。 -*且八十四年公布的課程標準實施要點,都明白指出國文、三民主義、公民、歷史、地理等五科教科用書皆由國立編譯館負責編輯,軍訓教科用書由教育部軍訓處負責編輯,其餘各學科教科用書則採較開放的措施,由國立編譯館編輯或由各書局編輯送請國立編譯館審定。

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,許多教科用書的版面從七十二年開始由A5變為A4規格,照片也由黑白印刷變為彩色印刷,照理此等變化應能符合教學的需求。但在民國七十六年政治解嚴的激盪下,人們對教科書的要求不再祇限於外在形式的美觀與實用,也期望內容能突破窠臼、能掌握時代的脈動,出版業者更期望國文、三民主義、公民、歷史、地理等教科用書能由部定統編本轉為審定本。八十六年三月,教育部終於同意教科用書全面採審定本,並決定自八十八學年度起用,高中各科教科用書開始正式步入「一綱多本」的時代。此決策所激發的力量來得既快又猛,不僅讓有意進軍高中市場的出版業者可以大展身手,同時教科用書的選擇權由中央直接下放到學校,許多高中教師走出學校直接參與教科用書的編輯,也開始參與教科用書的選擇。照理教師們應該對這得之不易的權利感到欣喜,但事實卻不是如此,有些教師感覺到選擇教科用書所承受的壓力,有些教師感覺到多版本教科用書所帶來的教學負擔,更多教師對未來升學考試命題方向感到迷惘。

大考中心為考試專責機構,實有責任及早釐清未來的命題方向,讓高中教學在正常軌道運行,故本文擬針對新課程標準提出可能的命題構想。

貳、 一綱多本之命題構想
幾十年來,不僅學校教育習慣一綱一本的教學方式,入學考試更是在公平與減輕考生學習負擔的口號下,部定教科用書一直是許多考科命題的主要依據。如今乍然面對「一綱多本」多元化教材的情況下,無論是教師教學、或是學生學習、或是評量設計等方面,都無法完全承襲過去的一切,而需重新調整步伐再出發。在轉型的過程,必然需要經過各界多次的討論與修正,方可能獲得較佳的解決之道,本文僅以拋磚引玉之心,概述命題研究的基本流程及可能面臨的問題,期學界共同為高中創造更佳的教育環境。

一、 命題的基本流程
自民國七十八年大考中心成立以來,命題之基礎研究一直是研究發展處的重要工作之一,研究對象從歷年聯考試題開始著手,然後再漸次開展到新試題的研發,進而增闢新考科。在每一研究案最終都會透過預試加以檢驗試題的難度,研發成果再提供試務執行者參考。未來之命題流程,基本上仍沿續昔日研發的歷程,但在「一綱多本」的情況下,如何維繫考試的公平性又兼顧教學實況,多版本教科用書與試題訊息網的建立,更顯其意義與重要性,未來的命題流程可如圖一所示。
本文所謂「教科用書與試題訊息網」的利用如圖二所示,由大考中心成立專案建構一綱多本的教科用書(教材)與試題之資料庫,供使用者檢索、查詢。再添加一般命題可用的參考資料加以整理與歸類,然後將之分為對內與對外二部分。取之於外者,當然可對外公告;取之於試題研究者,自然由試題者所保管。不過等考試結束,試題資料都可透過網路對外傳輸。此構想的難處,在於教材資料庫之建立需耗費相當人力與財力。

二、命題基礎研究的流

在教育的過程,課程標準是學校教育發展方向的準則,教材是教師與學生互動的素材,評量則是檢驗學生學習成效的指標。大考中心命題的基本流程即循此基本架構,尊重課程標準,分析教科用書、釐清測驗內容,研發試題、擬定命題原則,最後建立參考試題,供命題組參考。(圖三)


(一)課程標準與測驗內容
在教育部公布的各科課程標準中,主要分為目標、時間分配、教材綱要、實施方法等四大類,其中教材綱要因學科性質的差異,各科有不同的呈現方式,如國文科著重教材配置之比例,規定各學年各文別、文體的比例,亦規定各學期各文別的範文篇數,在教材編選的要領,亦明白指出語體文與文言文之比例、各類文體之比例、範文篇數均需依規定比例配置;英文科則規定課數、課文長度、字彙、文法難度;歷史科條列綱要名稱;地理科、數學科及自然學科皆有表列呈現教材綱要,所不同的僅是欄位名稱,如地理科是將之分為單元的名稱、主題、主要概念、主要技能;數學科分為教材大綱與備註,前者實為主要概念,備註則為內容說明;生物科為主題與應修內容;物理科為主題、主要內容及說明;化學亦為主題、主要內容及說明,尚增應修內容,並以備註方式控制難度。
由於課程標準是教科用書編輯的依據,大考中心所舉辦的考試也應尊重課程標準,參考各版教科用書的內容,釐清各科的測驗內容。不過,教科用書在入學考試是扮演的角色,則因學科性質的差異而有不同的定位。

1.完全依據課程標準
自然學科類與數學科因自有一套嚴謹的科學方法,其內容不易因編者的撰寫風格,而改變科學研究的成果,故測驗內容可直接由課程標準加以轉換。轉換方式以物理科為例:
(1) 以課程大綱為主軸,並依照主題初步分類。
(2) 測驗內容中的「測試項目」,主要取決於課程大綱中之「主要內容」。
(3) 測驗內容中的「主要內容」,則以課程大綱中之「說明」為規準。
(4) 測驗內容中的「補充說明」,主要依據課程大綱中的「備註」,並在不違背課程。大綱精神的前提下,僅可能作更明確的釐清。
(5) 測驗內容之編排,以分類易讀易懂為原則。

2.課程標準為主,教科用書為輔
社會學科因探討的對象是人,而人的問題需要從各種角度來看,且不同視角所得的結果,可能一致,也可能相當紛歧;再加上社會學科原本就較著重質的描述,結果反映在教科用書內容是多彩多姿,每一版本各有千秋,甚至同一事件以不同語句描述後,讀者卻可能天壤之別的感受。由於高中社會學科之教育目的,除側重個體內在價值的發展外,亦注重社會文化的價值,是提昇學生人文素養的重要階段,學校教學應培養學生多元的思考能力,擴展學生的視野,而非以管窺天,終日營營茍茍。故社會學科相關的考試類別應參酌各版的內容,最後再彙整為科用書之應考內容。操作方法以地理科為例:
(1) 建立各版本內容之概念結構(圖二)。
(2) 整理名詞索引、圖表照索引。
(3) 比對各版本內容之概念結構:相同單元不同版本的比較。
(4) 比對課程標準與各版概念結構之差異:主要概念、主要技能。
(5) 相似概念不同學習階段的比較。
(6) 比對不同學習階段與各版概念結構之關係。
(7) 建構考試內容大要。
(8) 試題開發。

3.課程標準與教科用書為參照標準,學科能力與生活經驗為輔
語文學科屬於工具性學科,無論那一門學科,處處需要語文的能力,而且因語文本身所具備的類推學習的特色,學生在有限的學習時間內精讀一些文章後,未來再讀到相似內容時,即可以自然地融合過去所學的內容,再提出新的構想;尤其是與生活經驗相結合的語文能力,更容易將之內化為個體的學養。因此,在各科課程標準中的教材綱要,語文學科的撰寫方式自成一格,僅指陳選文方向,或文章的難度,而不明定篇章與作者,讓編輯者自行決定。
在設計試題時,課程標準與教科用書的選文方向雖可供命題者參考,但因語文的類推性,且為避免學生死背課文,試題與課程標準、教科用書的關係不若其他科緊密。如國文科的試題是結合課程大綱、教材、學習經驗、生活經驗以及語文資訊,其中教材即將比較各版教科用書選文的共通性,然後再以多數版本共同的選文為命題的部分參考;英文科則將比較各版本教科用書所用的字彙,配合課程標準所訂的字彙難度,再以適合考生閱讀的不同主題選文或字詞數量,控制試題的難度。

(二)建立參考試題
當測驗內容確定之後,試題研發前先要澄清考科的測驗目標,以穩定命題方向,之後才從技術層面探究命題原則。過去國內外評量的研究多側重分數的理論,較少根據內容構造和描述的理論,且認為命題是一種藝術,不是一種科學,但如果能結合認知科學等領域,將命題的繁雜過程條理化、科學化,或許試題設計的技術可以普及化。目前大考中心各研究所擬定的命題原則,大多採歸納法,從試題設計的實務經驗,草擬過程中所該注意的問題,或再從草擬的命題原則檢驗試題是否符合原先的規範。最後,透過預試與專家諮詢,確定試題的難度與試題內容的正確性。
由於國內大學之入學資格相當注重入學考試成績,學校教學對考試之命題方向也相當關注,學校教師亦期盼考試中心能建立題庫系統,由題庫選題組成試卷,並公布題庫的內容。但從過去的經驗得知,集結大量試題成一資料庫雖可行,但集結大量優質試題卻非易事,再加上作業安全性與考試公平性的考量,現階段研發的試題仍屬參考試題,大考中心可適時公布參考試題或參考試卷,供高中教學與試務命題組參考。

參、結語
目前距離民國九十一年正式舉行指定科目考試雖還有一年之久,大考中心雖也因承辦數年學科能力測驗在試務工作有些經驗,但過去所處的環境是單一次考試與單一種教科用書,試務仍較單純,涉及的大學學系與考生僅是部分,若稍有瑕疵,尚不致於萬箭齊發。但今將面對是多次考試、多版本教科用書以及大學入學新方案的實施,影響層面也擴及所有大學學系與高中學生,再加上社會大眾參與度的增加,試務的種種措施都將被置於放大鏡觀察。也正因此次考試攸關未來教改之路是否坦順,中心同仁與各項計畫研究者莫不戰戰競競,即使如此,現仍有許多問題仍待克服與澄清。
本文僅列出與一綱多本命題方式的相關問題:命題流程是否合理、各版教科用書之間的矛盾如何解決、教科用書與課程標準之間不合之處應如何命題、命題者之規約應如何修改、試題與教材之資訊網的建立是否可行等,敬請先進諸君不吝指正。